2 mmmd

想当一个有很多钱的废物

其实自己只是一直在逃避
但我也不想做逃避的那个人,我也没有任何办法啊,在小学的是有一位班主任老师对我说,我看见你就恶心。明明过了这么多年,仿佛那一幕就在眼前,无论是老师的神情还是眼神我都忘不了,但是我忘了自己当时是什么样子。还有一个音乐老师大概也这么类似的说过我。
初中的时候班里也有一位同学,那天我没有去做操,自己在班里,但是那个同学大概是也不做操又回班里了,看到我之后特别不爽的又出去了,但是马上又进来了,也是那句话吧,我看着你恶心,之类的。
其实我也想让自己别把这些当回事,但事实是这种事发生的频率太高,我就算装作不在意,但那是不可能的,只是不想在别人面前表现出来。
毕业之后我也有见过几次那个同学,有时候我想问他当时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,后来我想想也没什么可问的,他说的也是事实。
确实挺恶心的,我也觉得,恶心的我都哭了。
龅牙吧,骨性的,带牙套根本没用,除非十万八万做手术。
其实说自己习惯了只是潜移默化的逃避,熟悉的人还好,如果是公共场所,或者是面对陌生人,我表示根本大脑当机不想抬头,觉得还是戴口罩出门比较安全,也正是这样自己不知不觉变得非常敏感,对别人的语言议论眼神,不知不觉就小心翼翼心灰意冷了。
真的真的非常的感谢周围的同学能够愿意和我成为朋友,可以说是感激不尽,谢谢你们,让我觉得并不是所有人都充满恶意的嘲笑别人,但是我也不可能总是待在熟悉的地方,熟悉的人身边,再这样下去我都害怕自己想不开自残一不小心就挂了,其实我知道龅牙绝对会影响心理的,我比谁都知道所以也更害怕,我根本不愿意自己或者是和不熟悉的人出门特别是公共场所,对我来说面对新的事物和人特别恐怖,简直想掉头就跑,但是没有可能,总不能一辈子不出门吧。
现在我能做的是什么呢,能有什么呢,好想死,但我好想正常的和别人一样的活着,拜托了。

评论(2)